员工天地当前位置:首页 > 员工天地 > 详情  

奶奶

来源: 作者:吴亚珍 发布时间:2017-06-02 08:45:30 点击数:1396


立夏过后,夏天的味道越来越浓了,亦如我对奶奶的思念。

夏天和冬天是我最容易思念奶奶的季节。

奶奶一生共生育了十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不幸夭折,剩下七子二女都健康长大了。我父亲排行老三,小时候意外跌入炭盆烧伤,轻微毁容,27岁才娶了母亲。结婚以后,父亲便从爷爷奶奶那儿分家自立门户了,在村子外面盖了一栋房子。其他叔叔伯伯结婚后都在村子里面盖房,紧挨着爷爷奶奶家住。也许正是距离产生了美,爷爷奶奶对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总是更加疼爱。

奶奶家的老屋冬暖夏凉,屋子是黄泥巴屋,外面抹了一层沙石灰,地是黑泥巴地,凹凸不平。老屋里的光线很暗,很多房间即使是大白天进去都要开灯。老屋的大厅分两部分,一半摆放着吃饭用的大方桌和长条凳,另一半则放了两排纯手工制作的竹制躺椅。小时候,一到夏天我喜欢躺在老屋的竹椅上,一边乘凉一边听着叔伯婶婶们和爷爷奶奶一起拉家常,无聊了就去菜园子里摘几根新鲜黄瓜啃起来,到了午饭时间,就干脆留在奶奶家吃顿午饭。一到冬天,奶奶家的厨房和卧室就是最温暖的地方,尽管外面天寒地冻,但是有奶奶在地方总是暖烘烘的。叔伯婶婶和堂兄弟姐妹们总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端着一碗饭菜坐在奶奶厨房里聊天,或坐在灶背一边吃饭一边给灶里添柴火,或是围着炭盆一边烤火一边吃早饭。在我的记忆里,这就是家的味道,也是离家多年后埋藏在我心底深深的乡愁。

上高中时,我的爷爷就去世了,说起来那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爷爷去世后的那几年里,奶奶身体还算硬朗,不愿意给子女添麻烦,所以一直坚持独自住在老屋里。叔叔伯伯们每年会给生活费,平时也会轮流买米买菜买生活用品。直到奶奶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她才真正开始跟着儿子们生活。七个儿子轮流接到把老母亲接到家里住,每家住两个月。

上大学和毕业工作后那几年,我回家的次数不多,所以和奶奶一起生活的机会比较少。真正长时间和奶奶在一起的日子除了上高中以前的那些年就是我生完六六后在家休产假那几个月了。生完六六后,我回了娘家坐月子,一住就是几个月。那段时间,奶奶一直住在我们家。正是这几个月,让我有机会听奶奶给我讲那么多过去的事。

奶奶三岁丧母,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吃过不少的苦,十几岁的时候因为算命先生的一卦嫁给了住在隔壁县山区里的爷爷。爷爷年轻时是乡里少有的文化人,吃上了公家的饭,当过公安局长,也做过小学校长,所以家里的活儿都是奶奶承包的。虽然上有公公婆婆,但是奶奶说她年轻时的日子并不好过,生养了那么多孩子,光是洗衣做饭就能让自己身心疲惫,更何况还得下地干活、外出挑粮。那个时候的女人整天忙于孩子和生计,也不可能好好坐月子,所以奶奶也落下了一身的疾病。


奶奶是一个很伟大的母亲。

生了10个孩子,要是放在现在,日子指不定过成什么样子。但是,奶奶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性格温顺的她从不抱怨,也不将就。在我们村,她应该算是孩子最多的女人了,尽管家务活一大堆,还得去队上挣工分,奶奶总是能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给孩子们穿衣服的尽管打满了补丁但总是十分干净整洁。奶奶说,我父亲小的时候不小心跌入炭盆,脸上、脖子上、手上都烧伤了,疼得睡不着觉,奶奶心疼,点着火把整晚整晚地抱着年幼的我父亲。她刚生完六叔的时候,去给孩子拔草药,结果被蛇给咬了,在当时没医没药的条件下只能咬着牙躺在床上用双手把腿抬起来,最后虽然痊愈了,但也落下了病根,年年都发作。这几年,奶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六十多岁的大儿子。我的大伯虽有五子二女,但儿子们都是常年在外工作,女儿也是远嫁外地,虽有一妻,却也是感情不好且妻子常年在外面打工,自己前些年中过风,身体特别不好,一个人守在一个大房子里,十分孤独。奶奶心里总是牵挂着大伯,经常拄着棍子去大伯家看看,看到大伯能吃能睡才能心安。

奶奶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女人。

不管是在奶奶去世前还是去世后,我经常能听到别人对我奶奶的高度评价。尽管奶奶极少出门,但是十里八村的乡亲都知道我奶奶,都对她特别尊敬。奶奶家住在村子里的大马路边上,以前很多人来我们村搞副业(我们村盛产竹子,每年都有很多其他村的人来村里砍竹子、挖笋、砍树、摘箬叶等,我们称之为搞副业),经常有人会去奶奶家讨水喝。奶奶总是和颜悦色地接待别人,碰上饭点了还经常热情地留人家在家里吃个便饭。为人谦和善良,所以她的口碑总是特别好。

在亲人朋友们的印象里,奶奶这一生几乎没和别人吵过架,我也几乎没有听到过奶奶对别人说一句重话,她总是那么温柔,对家人嘘寒问暖。这一点,我的父亲母亲也时常称赞。奶奶去世后,作为儿媳的母亲每每提起奶奶都充满敬意。母亲说她这辈子只在刚结婚不久的时候和奶奶红过一次脸。母亲这些年很喜欢打麻将,父亲对此特别反感。但是奶奶从不指责她,也不曾对她黑过脸,住在我们家的时候还总是主动帮母亲烧火、蒸饭,在父亲抱怨的时候也总是替母亲说话。奶奶说,虽然母亲爱玩,但是母亲玩再晚都一定会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


奶奶是最会过日子的美食家。

我从小就喜欢吃奶奶做的饭菜。在我的记忆里,奶奶特别会过日子,而且有一双化腐朽为神奇的手。过去的日子特别艰苦,家里人口又多,所以农村的女人都像魔术师一样,能把很多不起眼的东西变成一道道美食搬上餐桌,也能在没有冰箱的条件下把过年的猪肉、丸子等菜留几个月甚至更久而不变质。我奶奶就是这样的魔术师。小时候在奶奶家吃饭经常能吃到各种各样美味的野菜、菜皮,有时候还能吃到奶奶“珍藏”的各种肉食,比如肉丸子、油煎粉蒸肉等。在我们老家,过年的时候除了红烧肉外,还有一道必不可少的菜叫肉丸子,是用新鲜的猪肉加入一定比例的红薯粉在石臼里经过千锤百炼后而制成的,鲜美至极。小时候,只有在过年这种大日子才能吃到。一般的做法是手工制成丸子后在铁锅中煮熟即可,也可以撒上姜丝、葱花,但是这样通常要当天吃完,不然就容易坏掉。不过,奶奶总有妙招,为了将肉丸子留下来在平常时候招待贵客。她会把吃剩的肉丸子沥干水,放在油锅里炸香,放凉以后在把丸子装进瓦罐里,倒入炸丸子的油浸泡,这样就可以将丸子留很久很久还保持美味啦。关于这样的生活智慧还有很多很多。

奶奶是我眼中最爱干净的老太太。

我一度怀疑奶奶也是有洁癖的。虽然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了,但是你会惊讶的发现她居然有一口干净洁白的牙齿,而且几乎没怎么掉牙。她每天都刷牙,饭后会漱口。尽管腿脚已经不利索,但她洗澡很勤快(乡下洗澡可没有热水器,都是在大铁锅里烧好水再盛到水桶或者大木盆里洗),而且隔几天就会洗头,把一头白发梳的整整齐齐。身上的衣服虽然朴素但总是干净整洁,为了不把衣服弄脏,她经常穿着姑姑给她做的蓝色大围裙,隔几天就会亲自把围裙洗净晒干。她住的房间温暖、干净,物品摆放的很整齐,被子也叠的很平整,屋子里几乎闻不到任何异味。这么爱干净的老太太总是让人愿意亲近。

去年三月,奶奶在我们家住了几个月以后就回村里了,因为轮到叔叔家照顾奶奶了。叔叔家的房子和奶奶家的老屋挨着,所以奶奶决定住在老屋,只在叔叔家吃饭。让人悲伤的是,刚回老家的第一晚,奶奶就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84岁。从此,奶奶就活在了我的乡愁里。每年一到夏天和冬天,我就特别想念她。

最近总是爱做梦,有一次梦见奶奶一直在唤我,“芸芸,芸芸,快起床了,天亮了”,我醒来后发现当时并没有天亮,只是睡在一旁的小六六又把被子踢了。给六六重新盖好被子后,我又进入了梦乡。

又到夏天了,又想念奶奶了,想她梳的细致的满头银发,想她笑起来时洁白整齐的牙齿,想她干净的蓝色大围裙,想她菜园子里新鲜的黄瓜和黄花菜,想她向我讲述的那些关于艰苦岁月的故事,想她看着六六时慈爱的目光,想她……愿她在天堂安好